ZH*EH

赫海*楚路*83不能更多

也太可爱了吧

正正究竟得正还是负

OOC
路国师*楚公子
“这个世界最坏罪名…”

卡塞尔国最近有两则闻者皆喜的好事情。

一是常年周游四方的国师今年打破常例在卡塞尔国待了四个月,并且昭示承诺近两年内不再离开国师府,同时每月开放3个名额给予平民百姓看命理占天象;二是楚氏的大公子终于在十九岁的这一年自愿抛头露面参与宴会和茶会等社交场合。

这两件可不是普通的喜事。

卡塞尔国的国师是众所周知的不按套路皇室也压不住的奇人,虽然挂着本国的国师之称,但是也并没有尽心尽力为国家繁荣而鞠躬尽瘁,反而是经常性的往外面跑,还是失联的状态,每次一走还要在自己的国师府门口张贴上硕大的告示,上面也就书两字:“回见”。这下国师在不在,百姓们与皇朝人员都是同时知道的。百姓们时常猜测,若不是国师在关键时刻十分靠谱,怕不是要被皇室内部人员全天下追捕。因此国师府这次早上刚贴的告示,震惊了所有人。百姓们兴奋的就要在国师府门口驻扎下来,好让自己能够好运的被选中,其一为看看自己命数,二是...也想知道国师大人的样貌。卡塞尔国的国师大人姓路,名甚不详,朝圣出行都是戴着面具裹着面纱,谁也不知道路国师生得如何,只知道路国师的声音时而懒洋洋短着舌头说话,时而语气冷冷不言太多。

而楚氏大公子,名子航,在四岁到十九岁十五年时间里,除了皇室、楚宅、练功场,哪儿也不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比大家闺秀还矜持自重,即便是这样,也不妨碍众人言其优秀。楚公子是妇孺皆知的好!看!这么说的原因是大家没怎么看清楚...,但是光是看现在楚公子骨节分明的手,修长好看的腿...这脸就不说了自行体会吧。你问为什么看不清楚?啊呀,因为楚公子自小生着一双黄金色的眼瞳,幼时已没人能够长时间的直视,现在这脸也就更没人注意去看了。但是这样的楚公子还是让无数闺中少女燃起了心中的爱意,好似夏日里的一盆凉水,冬日里的一把火,也因此最近首都圈里的胭脂水粉衣裳销量biubiu 的呈现直线上涨。

按照算术基本来说,正正得正,负负得正,负正得负。可是有时候...还真不是按照基本来说的。

楚宅。
四月阳光好啊,四月正正妙。不是有句诗什么来着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反过来也就是说四月天让人感觉最是舒服,充满爱意。楚大公子楚子航今个清晨沐浴在自己宅子竹林旁练剑,剑气飒飒,竹叶随风随气飘落沙沙,衣角摩擦也嚓嚓,随着最后一式落下的剑气,楚子航突发奇想要不要去一趟国师府。

按照卡塞尔国的风俗来说,一般五岁的公子都要在生辰后找人批一批命格,普通人家吧找个街头巷尾的算命摊子给自家孩子算个命格就行,而皇室和各大贵族则是找虽然听起来很不靠谱,但是很稀奇只要哪家孩子要到五岁生辰了,这前后三天国师大人都是会在府内坐等那家抬着大轿子场面轰动到来算算命格的。不过凡事都有例外,譬如楚子航在五岁生辰时就没去国师府,但是更加稀奇的是他生辰前后几日国师府里连条看门的狗都没有。与他玩得还不错的隔壁加图索家的凯撒,在五岁生辰当日前去罕见的吃了个闭门羹,可好歹国师府的看门狗还冲凯撒吠了几声,轮到他的时候连个生命体都没有在府内。也就是说国师大人早都知晓楚大公子不会上门。长大后的楚子航虽觉好奇,但也没打算上门去问。可今日这舒畅的心情,今月这美妙的天气,楚大公子脑海里的当日列表立刻加上了一项国师府行程。

“备车。半个时辰后启程国师府。”

国师府。
“你还不挪开!把你那爪子拿开听见没!”

“汪汪汪!汪汪汪!”

.....四月里的国师府依旧是生机勃勃。

府内大厅中一只皮毛全黑的狗子正在跟一个身穿中衣披头散发的男子对峙。对峙的核心点在于狗子爪下的一块栗子糕。

“哥哥...你至于吗?小厨还能给你新上一份。”从大厅偏口走出另外一个男子,身高与十岁孩童无差,咋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谁家正在上私塾的孩童,可是其眼神流转间的淡漠可以想见并不如外表看来的年幼。

“路鸣泽你看你养的好狗!”那个身穿中衣的男子赫然回头,虽披散着头发,可是其肤甚白,被厅外的光线一晃仿佛还带着反光的光效,与路鸣泽不同,一副卓然的少年气。

路明泽上前俯下身摸了一把狗子的头,那只狗子低声呼噜几句,放开了已不成型的爪下栗子糕,冲着散发男子偏了个头小跑到厅外去了。“哥哥,等会有人上门,我来。”路明泽起身拍了拍手,从袖子里扯出一条紫色发带对着散发男子,淡声说道。散发男子随手接过,囫囵把自己的头发撸几下用发带寄上问道:“什么人啊你亲自接待。嘿我要不在屏风后瞅瞅吧!”

路明泽偏头看了看自家哥哥,笑道:“你还是吃栗子糕去吧。路明非。”果不其然,路明非登时炸毛喊着:“不看就不看!”

路明泽看着自家哥哥转身离开大厅的背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是的,我们国师府里有着两位公子,他们共称国师。哥哥名明非,弟弟名明泽。但是除了皇帝昂热,无人知晓国师府的根底。一般为人为事算命理批命格改星位的,是弟弟明泽。俗话说为你打开一扇门就关个窗户,路明泽除了长不高之外都很完美,当然这一点是谁都不能明说的。而主外,呸呸呸,而面对众人的则是哥哥路明非,他需要做的就是像复读机似的把明泽的小纸条念一遍,其余一概不回答。需要出面见人的路明非,从不以面示人,哪怕是贵人,都是只能看到路国师的手。因此无人能知路国师是两人一身。
这一次,路明泽亲自上阵,只为十四年前没给予的五岁生辰的那一卦。

楚子航看着面前三重纱帘后正姿端坐看不清脸的国师大人,想了想还是先不开口为好。

路明泽看着面前三重纱帘都遮挡不了的黄金瞳光亮,想了想还是等亮度没那么强后再开口说话。

四十分钟沉寂。

楚子航看着面前的纱帘,稍稍垂下眼眸,“国师...”

话未说完,路明泽的手从纱帘后伸过来,手下压着一个信封。

楚子航愣了一下,探手接过信封,正欲道谢离开。随后国师大人的说出的话,打破了楚大公子心中四月都是美好的,今天正正妙的想法。

“楚公子。你觉得做了什么事方可称作罪?”

楚子航嗯了一声,还未答复,国师大人三重纱帘后的声音飘渺而来。

“你的罪名将至,公子...,好自为之。”

卡塞尔国最近的两个好消息原是正正得正,啊呀,这下正正得负了。

tbc

瞎片段什么都不算

狭窄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不足1.5米,宽度只够一人。
他让给了他。
他只身一人睡在用塑料凳子紧靠木桌的“床”。不能说睡,也就是靠着吧。小憩。
床的视角让他能看到他被窝里一直亮着的灯,这么不舒服也只能看手机解闷了真是抱歉。
就这么昏昏沉沉,第二天醒来,看到对方眼下共同的乌青。也只是笑笑,递个水杯就一同去洗涑了。
所以把所有温柔给你,伤害也没关系。然后悄悄的选择相似。我们的饰品衣品喜好,他一个人追随暗地收集。
愿意相近而相似,与,长期相近而相似是不同的。
愿意似缠绕着呼吸脉搏,长期习惯则是在来个另外的同居人21天时是会改变的吧@。